县里没有帽子的扶贫干部如何休假?贵州紫云县基层干部地位的侧记

县里没有帽子的扶贫干部如何休假?贵州紫云县基层干部地位的侧记

在八月左右,天气炎热时,总是有一个相对集中的时期,公职人员依法请假。在处于扶贫关键时期的贫困县,一线扶贫干部休假情况如何?如何处理假期与扶贫工作之间的关系?对于苦苦挣扎多年的人来说,当地的护理和奖励措施是什么?带着这些问题,谭半月的记者来到了贵州省安顺市紫云苗族布依族自治县。它位于云贵高原的马山地区,是贵州9个贫困县和全国52个未封顶县之一。

休假干部人数增加:

对摆脱贫困有信心,对假期有信心

谭半月的记者走访了紫云县的几个镇后,发现与前几年相比,一线扶贫干部的人数和比例都有所增加。四大村党委书记王德胜说,全乡有187名从事扶贫工作的干部。去年,请假申请人数为14,今年为61。截至9月10日,今年共有42人分批休假,其余19人在年底前分批完成假期。 “只要您申请休假并安排其他人在此期间照顾他们的工作,我们就会支持。”王德生说。

当记者来到白石岩乡半个月时,他们看到在已经计数的三张桌子上,休假时间集中在7月下旬至9月,并注意到了负责该职位的人。 2019年,全乡扶贫干部(包括上级和下属分配的)为126名。去年实际休假的有28名;到2020年,有129个和118个有请假的条件。到9月初,已有85人休假。人。

自抗击贫困以来,大批干部放弃了周末和法定节假日的扶贫工作,“白加黑”和“五加二”已成为常态。有些人的身体透支和精神负担达到了极限,有些人长期缺乏家人的家庭照料。在2020年初的贵州省人大上,省长陈义钦表示,自2012年以来,贵州有142名同志在扶贫战线中牺牲。会见后,威宁市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30岁的年轻干部李庆平因扶贫致死。

今年,贵州许多部门要求进一步规范政府机关事业单位官员和雇员的带薪休假制度。 “过去,我们通常提倡休假。今年,我们加大了力度,要求通知每位基层干部休假,以便他们知道和考虑休假。”紫云县委组织部主任袁媛说。

“我对减轻贫困有信心,对今年的假期也有信心。”白石岩乡党委书记潘祖刚说,通过近年来基础设施的改善和乡镇万亩红芯地瓜等产业的发展,扶贫效果明显提高。 “我们还希望实施假期以减轻所有人在高压工作下的紧张情绪,并以更加充实的精神状态投资于与贫困作最后的斗争。”

“三少”现象:

占领山顶,还需要打扫战场

虽然上司鼓励休假实施,甚至采取监督手段,但据半月潭记者的调查发现,在贫困县,因扶贫工作放弃休假的干部比比皆是。 “三少”现象。

与普通干部相比,县乡领导休假的次数更少。 “尽管胜利已在眼前,但山顶已被占领,但我们必须继续'守卫山顶'并清理战场。”紫云县县委副书记陈德洲说。不仅紫云,而且贵州许多贫困县的许多县乡官员都坦率地表示,尽管他们可以休假并想休假,但他们承担着沉重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