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做一只候鸟 飘洋过海去看你


  每一次相逢,都是夸姣憧憬的开始;


好朋友、好伙伴、好兄弟”


。时代在变,但不变的是中国铁路人坚定的援建梦和中非各国人民心中越来越长的情谊“铁路”。 ”这成了周平与儿子不断前行的动力。

  周平父亲是第一批援非的中国铁路人。

  故乡情、异乡土


  他们用坚韧和汗水,画出最柔美的轨道,为一节节列车铺就在陆地腾飞的跑道。他的团队6个多月完成400多公里的铺轨任务。当时他们在技术受限、环境极为艰苦的前提下,完成了上个世纪70年代以来,中国在非洲最大的成套援助项目之一——坦赞铁路,其中有60多位中国专家为此牺牲。在暴风凛冽的东非高原,他拾起儿时景仰父亲的心情,坚定地留在了这里。自1963年我国向非洲派出第一增援外医疗队后,至今已向非洲国家和地区派出约2.5万名医疗队员,救治非洲民众约3亿人次。一代一代的传承,中国已在非洲铺就了5600公里铁路。


  每一次握手,都是暖和气力的凝结。


  21年前,中国南京农业大学援非项目成员刘高琼背井离乡,来到赤道膏壤肯尼亚。


  周平所在的公司,有10%的中方员工都是两代人投身援外铁路建设,而三代人都介入援外铁路事业的员工比例也达到4%-5%。任凭国际风云变幻,中国援助非洲医疗队始终如一。


  “感谢你,来自中国的医生”


  从上个世纪60-70年代起,一批又一批中国人,用自己的年华与聪明,谱写了中非情谊的乐章。


  53岁那年,周平来到了埃塞俄比亚。援非的压力和艰苦,他早有预料,但他说,值得!

  “但愿自己能像白求恩大夫那样,把人性主义传递到异国他乡。这在海内是不可想象的。


  “给他们带来糊口上真正的改变”


  半个多世纪的默默奉献,半个多世纪的执着坚守。 ”这是我国第26批援非医疗队医生杨晓的博客留言。我发誓,以后再也不会偷窃了!”那一刻,在杨晓心里出现一阵波涛:“在这里怎么能谈前提。


2012年,周平的儿子也追赶着他的脚步,踏上埃塞俄比亚的土地。 “双手双脚,27根筋被砍断。还有多处骨折,失血严峻。 ”


天清晨,当地病院送来一位被民众用刀多处砍伤的小偷。周平和儿子这代中国铁路人,将中非情谊的根越扎越深。

  术后第二天早上,当这位被石膏绷带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患者向杨晓连声道谢时:“感谢你,来自中国的医生。能给误入歧途的人们重新开始的机会,克服再多灾题也是值得的!”


  紧张手术中,面前“哗一下全黑了”,停电了!“助手跑进来,告诉我病院的发电机坏了。


  “我们的工作给他们带来糊口上真正的改变。 ”


  3年前,杨晓来到东非坦桑尼亚小岛桑给巴尔。我们硬是在手机的照明下,把这台手术做完了,就像战地的情况一样。两万五千名白衣使者,连成中非关系中一道独特而卓越的风景,传承、浸润着中非兄弟般的蜜意厚谊……


  一组数字,传递着无声的暖和和气力。